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 talking area

A talking area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曾旅居日本海多年的单身海龟。职业:坐家 我的新浪博客(Victoria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victoriaaa 本人淘宝网店“Victoria的创意空间” http://store.taobao.com/shop/view_shop.htm?_tb_token_=3b3ae7b73e34e 和微店http://weidian.com/?userid=329197922 展示本人手做包包、时装和家居用品等作品。欢迎参观选购。

网易考拉推荐

多姿多彩的工作和生活  

2011-10-14 22:38:09|  分类: 国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取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老校友文集《似锦如樱的年华》(2004年)中,1964届一位老校友的《岁月如歌》一文中的部分内容

在日本驻华大使馆工作的点滴回忆

跨出外国语学院的大门,我被分配到外交部所属外交人员服务局。外院分配到该局的还有日语一班的一名同学和其他语种的几个同学。

在局里,接受了一段培训后,我们有六七个人被分配到日本驻华大使馆工作。局领导冠以我们“第一线的外事工作人员”的称号,加上“第一线”环境好,待遇略高,年轻的我们心里还是高兴的。

当时,中日邦交不久,国内又处“文革”期间,中日政府正式往来甚少,中国人对日本隔阂犹深,日本外交官对华情况不甚了解。刚刚设立的日本驻华大使馆主要靠我们几个人对外联系、开展业务,日常事务很快走上正常轨道。

我被分到使馆财务室。该室直属日本外务省,使馆各项开支皆由财务总管批准,权力大,工作繁忙。我除了担任该室的翻译外,还处理与“用钱”有关系的事,如办公楼、公寓的维修,庭院园林的管理,为财务和外交官个人去中国银行取汇款、到有关部门缴纳各项费用等,还有大使馆的重大活动的会场布置也属我分管范围。这样的活动有两次我记得较清楚:一是1980612,日本首相大平正芳突然逝世。大使馆被通知614中国最高领导人、政府各部委负责人及相关中日友好人士都要来吊唁。我们把此次特大活动安排得井井有条。当时天气炎热,厅又不大,接待如此规模的吊唁,定会使人热得透不过气来。我请来外交人员服务局房屋公司的老电工加班一个晚上,终于把建馆时从日本运来但当时无法安装的特大柜式空调安上,闷热的吊唁厅顿时凉快下来,使翌日来馆的邓小平等国家要人及各部委负责人能顺利完成吊唁活动。还有一年,日本一位首相来华访问,大使希望首相能在公邸领略北京的大好春光,时值3月下旬,是初春,北京天气乍暖还寒,如何领略春光?我开动脑筋,请香山植物园在首相来馆前一天运来几卡车花草先放在温室,翌日清早,请园艺师精心设计布置。时日,阳光明媚,首相一行望着满园春色,喜不自禁。此类事例举不胜举。

在大使馆工作,我也有不胜烦恼之处。那就是:每日必须和钱打交道,怕出了差错,一月仅几十元工资的我,赔偿不起,还怕“说不清道不白”。于是,“马大哈”的我对大使馆交待的此类工作小心翼翼。直至离开大使馆,未曾出过任何差错,这真是我经历中的奇迹。

在大使馆期间,有时和日本外交官也会闹别扭,甚至发脾气。但随着相互理解的加深,我和他们相处越来越融洽。19875月我因调动工作,要离开大使馆。离开前,那时的汤公使给我举行送别会。中江要介大使约见我,我因发烧去局医疗室打针,让大使在办公室等我一个多小时,至今想起来,心里还感不安。

我因511必须赴日工作,58我才处理完日本驻华大使馆工作,离开我工作十几年为之奉献青春的异国大使馆。 

2011年10月14日 - Victoria - a talking area日本驻华大使馆(摘自官方网站

 

有段时间我笔耕不辍

日本大使馆有个小小图书室,其存书大都是外交官们离任时留下的,部分是日本访华团赠送的。有段时间,我利用午休时间去看书。一天,有一本日本童话鼻祖作家小川未明的《红蜡烛与人鱼姑娘》,其情节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感动得热泪盈眶。于是,我就将该书译出来,被我的朋友介绍给福建人民出版社,很快出版了。这是1981年的事。从此,我笔耕不辍,利用晚上及周六的大部分时间翻译。先是翻译小川未明、浜田广介、坪田让治等人的童话作品,后又翻译井上靖、山崎丰子等人的小说。那个年代,读者十分喜欢日本森村诚一、松本清张、高木彬光等作家的推理性小说。于是,我又翻了不少此类书,并开始研究此类作品,发表《日本的推理小说》等论文。出席此类作品的研讨会。我的一本翻译推理小说《恶梦的设计者》被改成电影和电视。后来,我在日本札幌总领馆工作时,还知道该书被指定为寄给各使馆的书籍之一。另一部推理小说《零的蜜月》还被中央广播电台播放过。

在翻译的同时,我和不少出版社和杂志的编辑成为朋友,使得我的部分书可先在杂志上连载后再出版。我还认识日本作家山崎丰子,她对我翻译其小说《女人的勋章》(40万字)感到很高兴,赠送我该书原作。我还托朋友去探望日本作家森村诚一、高木彬光等。若干年后,在日本期间,我还宴请北海道作家渡边淳一,他希望我能将他的一些作品翻译介绍到中国去,为此他赠送我二十几部著作。

就这样,我把当时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日本文学翻译上。在短短的几年,我翻译了12部日本长篇小说,并在地方刊物发表几篇小说、散文。由此我于19861024加入当时全国人数仅为2600人左右的中国作家协会,圆了当作家的梦。

日本文学的翻译是我在那个无所作为、无所事事的时代的一时爱好,给我带来了不少乐趣,此外,还增加了收入,当时稿费很低,但一本《恶梦的设计者》就可使我成了当时的“万元户”。

但赴日工作以后,我就搁笔了。

驻札幌总领事馆的生活

1987513,我开始四年零三个月驻札幌总领事馆的工作。那段难忘的生活,那迷人的北海道至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令我激动不已,情思绵绵。

4月中下旬始,北海道就是一个绿色的世界。所有的山峦都被茂密的森林所覆盖,而片片的草地如同绿色地毯似的铺在丘陵中、平地上。蓝天下,毛色斑白的乳牛、或站、或卧,悠闲地吃着青草。而从10月中旬开始,北海道就铺天盖地下起雪,整个大地白茫茫一片。北海道山多、湖多(如洞爷湖、支笏湖)、溪多,再加上温泉多。在湖畔、溪边、山上,凡有温泉的地方都随处可见西式豪华饭店或充满岛国风情的日式小旅馆。

位于札幌市中央区的总领事馆院内有一个小山丘,丘顶是高大的树林,山下是一片舒缓的草坪。这块天地带给了我们许多难忘的乐趣。每年4月下旬,树林中那几棵樱花树的樱花怒放,给绿色树木中抹上道道浓重色彩,成了总领馆的一道景观。于是,我们选4月中下旬的一天在馆内开起赏樱会,邀请北海道各界友好人士参加。而在冬日里,后院成了我们练习滑雪的地方。冬日,凡是宴会总在新建的礼堂举办。夜晚,在暖暖的室内饮着日本清酒,望着探照灯射照下的后山雪景,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在总领事馆那几年,我分管好几项工作,其中一项是带农业研修生。北海道是日本的农业基地。为了学习其先进的农林牧渔业技术,在总领馆的推动下,到我离任时为止,中国已经有两千多名农业研修生来北海道学习。研修生在北海道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总体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个别无志于学习而想来淘金者,因为收入较低(每月一两万日元左右)而闷闷不乐,度日如年,有的不适应日本的劳动强度和生活习惯而患病。我的工作就是要使他们安心下来圆满完成学习任务。为此,我常常奔波于农牧场和医院之间。至今十几年过去了,他们之中不少人成了所在省市农业部门负责人,有的成了大牧场场主;有的在中国成功培植北海道良种牧草;还有的把良种大草莓的种植技术带回中国……总之,派赴日研修生是一项很有意义的事情。

经济工作也在我分管之内,80年代后期国内改革开放方兴未艾,我们定期到各地介绍国内的改革开放情况,还放映介绍中国经济特区的宣传电影。日本企业界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颇感兴趣,各地的经济协会、协同组合等等,不断请我们去演讲,而我们则不辞劳苦,驱车前往。有我们牵线搭桥,那时北海道与中国办的合资企业有四家,后来由于国内投资环境不完备都失败了,在北海道造成极坏影响。

那几年,中国来北海道留学的仅有二百余人(其中包括访问学者)。我刚到札幌还负责留学生工作。留学生每到周末都举办舞会,偶尔也邀请我,可是我不会跳舞,颇为尴尬。领馆有些活动我也邀请部分留学生参加。我在北海道前两年单身赴任,与北海道的留学生们和访问学者的友谊,释去了我的不少乡愁和寂寞。

北海道人纯朴,他们对中国有浓浓的友情。与中国总领事馆一直保持友好关系的老五家就是例子。老五家之中的国冈茂夫先生,在1980年总领事馆初建时,无偿腾出自己的住宅楼作总领馆馆舍,之后几年又给中国佛教协会捐款千余万日元。前年,他与老伴捐款在四川办了两所希望小学。而他们一家生活十分俭朴。总领馆所在的那块地,在80年代价值连城。其地主京子女士硬要无偿赠送给总领馆。考虑到与更为年老的姑母住在一起相依为命的京子无儿无女,总领馆决意要付给她土地售金,在多次婉拒后她才收下一笔很少的售金。冬天,京子宅前的雪总是有总领馆的年轻人来扫。领馆成员一批一批更换,但每个新到的年轻人都主动去给这两位老人扫雪。把“水稻旱地稀植法”传给中国、使中国水稻产量成倍增产的日本专家原正市,是北海道岩见泽市的市民。他年届八旬,还到中国北方省份亲自下田劳作。此类感人事例不胜枚举。

在北海道,还有一件令我终生难忘的事。那一年在北见市我出了一次大车祸。当我们的车行驶到十字路口时,与我同坐一部车的日本朋友藤泽义哉,突然看到一辆旅行车在雪地上刹不住,猛地撞到我坐的位置的侧门时,藤泽急忙抱住我,往他的方向拉。我们的车被撞出十几米,我坐的一边的车门被撞凹进很深。当时,如果不是藤泽把我抱住,我就没命了。藤泽因救我而受了伤;左锁骨骨折,住了半个月医院。有一年,我到札幌,去他公司酬谢救命之恩时,谁知他在前几年已病故。

19918月,我离任回国。北海道各界有许多人来为我送行:北海道民间友协会长新川辉隆也来了……他们都是年届古稀的老人。作为一个普通外交官有这么多友人前来送行,令我感动不已。转瞬十载,岁月无情,这三位老人已作古,可他们那音容笑貌却依旧留在我的记忆中。

离任十几年来,我时时怀念北海道这块土地,只要有机会,我都要千里迢迢去看看。令我高兴的是,我的前辈、同窗先后在那里担任总领事,这使我去北海道时更增添了亲切之感。今年7月前任总领事卸任后,我的另一同窗又去接任总领事,这实在令我格外高兴。

北海道,你真是一片令我难忘的土地啊!

 2011.10.14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