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 talking area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victoriaaa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曾旅居日本海多年的单身海龟。职业:坐家 我的新浪博客(Victoria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victoriaaa 本人淘宝网店“Victoria的创意空间” http://store.taobao.com/shop/view_shop.htm?_tb_token_=3b3ae7b73e34e 和微店http://weidian.com/?userid=329197922 展示本人手做包包、时装和家居用品等作品。欢迎参观选购。

网易考拉推荐

党报驻外记者的体验  

2011-10-26 19:52:01|  分类: 国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取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老校友文集《似锦如樱的年华》(2004年)中,1963届一位老校友的《北外同窗记事》一文中的几段内容。

 

说起学习日语,刚入学时我自己也闹过一段情绪,不愿学。一是觉得日语那么多汉字,而且还竖着写,不像外语,哪像法语、英语那么有“外语味”;二是由于中日两国间历史的原因,很讨厌日本。既然不喜欢,也就学不进去,有时就一个人偷偷跑到图书馆胡乱翻看法语书,还打过先休学一年然后转系学法语的念头。但家里也做我的工作,后来不了了之。那时没有打好日语基础,现在觉得日语也不那么“烦”了,甚至有时还觉得汉字和假名混在一起也很生动。从不愿学到只好认命学,倒不感到那么讨厌,对我来说,也算是人生的一个体验吧!

。。。。。。

偶然步入新闻界

人生的旅途中,会遇到种种意想不到的事。我本人不懂写作,也无文学功底,命运却和我开了个玩笑,我竟然干起了舞文弄墨的记者行当。

“文革”过后,百废待兴。工作数年,我渴望读书。1978年大学恢复了研究生考试后,我决定报考北大,研究日本问题。就在准备去北大复试、有望进入北大门坎时,有一天去唐家璇同志(他当时在中日友协工作)家玩,老唐无意中提起,《人民日报》准备往日本派接任的记者,正缺日语干部,问我愿不愿去当记者。我当时已是年过三十,上有老下有小,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老唐的话令我心动,心想进校读书虽好,但只要能用上日语,当记者也不失是一条路子。在老唐的引荐下,我前往《人民日报》社国际部应试,并在19788月迈进了党报的大门,当起了编辑和记者。

什么是记者,记者怎么当?我的确是一无所知。编辑、记者的工作就是动笔,要么就是编辑别人的东西,要么就是自己动笔写作。记得进入报社后的头一件工作,是让我执笔写社论,祝贺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好家伙!《人民日报》的社论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在以前都是一字一字学的,现在轮到我来写,而且让我这个不懂新闻的人写,这不是难为人吗!

《人民日报》的领导就有这个气度:让年轻人动笔,在实践中学习。

蒋元椿是位级别十一级的老干部,他见我为难,便替我拟好了写作提纲,教我如何去写。我只好硬着头皮交卷,自然大部分是东抄西凑。领导当然对我的稿子大加删改,后来总算见了报。以蒋先生为代表的党报编辑的敬业精神使我终生不忘。大家当时见面都是称老李、老王,叫官职都很别扭,这是《人民日报》从战争年代养就的好传统。可惜现在有些地方争叫官衔,不叫就不高兴。殊不知官衔这东西虽然发光,戴到头上是有些光环,但靠这光环取得别人尊敬毕竟不会长久。一旦退了休,没有了光环,就容易觉得不自在,心理不平衡。在报社,不管职务高低,受到同行尊敬的唯一办法就是敬业,有无本事报上见。

老蒋是我进报社时的恩师,年轻时才华横溢,为人正直,结果在1957年“反右”时被定为“右派”。21年后,报社为老蒋平反。他一直勤勤恳恳,当了国际部主任后,每天上班最早、下班最晚。他最不能容忍的是工作马虎,对人严格而不严厉。有时受命写评论,经老蒋改完后剩不下几个字,但在发表时却仍然署年轻作者的名字。有时写了错别字,把“通货膨胀”写成“通货膨涨”,便在“涨”字下划条红线,让自己纠错。

经过几年的磨练,1982年组织上派我到东京做记者。工作中的酸甜苦辣都算是尝到了。开始那阵子年轻,领导也信任,没有什么顾忌,报社提供了最好的设备,有点小错由家里顶着,所以工作起来还算顺手。日子长了,阅历多了,年轻记者成了“资深记者”,对记者的职业多了份理解。

从事国际报道的记者,新闻媒体习惯称“特派记者”或“特派员”。特派记者的“特”,是说他立足国外,在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里从事新闻报道,要对自己国家的新闻机构负责,向千里之外的祖国读者传达最新信息。

记者,特别是从事国际报道的记者,有什么特征呢?优秀的记者总是把新闻报导视为生命,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气魄。国际记者应该是国际事务的观察家,需要有广博的知识和敏锐的洞察力。面对变幻的国际风云,脑子里得装着一个地球。有人对记者作过漫画式的描述:议论世界风云、天下大事;常常独立作战,最愁的是无消息,最兴奋的是遇到重大事件;上至国家领导,下至平民百姓,都是接触对象;“喜新厌旧”,有强烈的好奇心。

中国的驻外记者有种“使命感”,走出国门后多了份“祖国意识”。他必须意识到不是记者有多重要,而是他的报道影响着广大的读者。我的新闻工作经历中,这些年来经历最多的还是涉日报道。在各位前辈的指导和同行的帮助下,自觉还是做了些对社会有益的事,对自己的职业有一定责任感。现任驻日大使武大伟在使馆工作时,有次看到我光着膀子写稿子说:“这家伙不要命了!”真实是记者的生命,时效也是记者的生命,为了赶稿子,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但如果不注意休息,长此以往必然会影响健康。回到国内工作后还要上夜班,有时上完夜班还要继续干事。虽然干文字工作,出于好奇有时还想试试映像。1994年,我与中央电视台合作,带领一个摄影组来日本采访,回国后搞了一个六集的系列,就叫《中国人眼中的日本》。谈不上精彩,毕竟知道了电视新闻的采访与制作是怎么回事。

时隔12年,我又回到东京常驻,再次干起了记者的行当。而且,只要没有特别的意外,作为驻日本的记者,将是我为《人民日报》最后的工作奉献。

回想20多年的新闻工作生涯,工作中实在有不少的失败。大千世界,您无论多么拼命干,那是干不完的。日本虽然比中国小,但有许多东西可以写,可以告诉读者。这次再来日本常驻,最大的感受是力不从心。记者有苦也有乐,记者是自由职业者,相对于别的职业,什么人都可能接触,什么领域都可以涉猎;想外出采访,抬起腿一踩油门就走;想在哪里停就在哪里停,倒也自在。虽说记者是最短命的职业,但却是高尚的职业。对此,我无怨无悔。

岁月流逝,人生短暂,活了五十多年,刚刚回过味来。人生只有一次,没有回头路,生命之河里除了过程还是过程,每个过程都是不再重复的经历,做什么样的工作不重要,关键是生活的是否充实,身体是不是健康。不是大家都说,顺利或挫折,成功或失败,享乐与磨难,高官厚禄与布衣清贫,都不过是过眼烟云,“是非成败转头空”;不是也有人说,相对于过去,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苍老;相比较将来,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年轻;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每个阶段不都各有光彩吗?

唐人杜牧云:“浮生却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人不知。”我们这些曾经“年轻过”的同学,至今仍不知老之将至。

2011.10.26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