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 talking area

A talking area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曾旅居日本海多年的单身海龟。职业:坐家 我的新浪博客(Victoria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victoriaaa 本人淘宝网店“Victoria的创意空间” http://store.taobao.com/shop/view_shop.htm?_tb_token_=3b3ae7b73e34e 和微店http://weidian.com/?userid=329197922 展示本人手做包包、时装和家居用品等作品。欢迎参观选购。

网易考拉推荐

住院、手术的经过  

2016-12-20 20:03:57|  分类: 疾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院前的门诊我和妈妈几乎等了一上午。在一直以来挂的号的大夫的建议下,重新检查了B超,(阴式)看了内膜厚度。大夫给我开了“住院通知”,但因为她手里病床不够了,叫我重新挂肿瘤科的专家的号,然后再住院。她还吓唬我,说如果肿瘤专家那里也没病床,我就得回家等着,再打一个周期的黄体酮等例假结束后再来。。
这样,挂两次号等了足足一个上午。结果我看的肿瘤科大夫还是把我转给了一个男大夫,那个大夫直接说,我需要会诊。然后叫护士带我去住院部。
市妇幼保健院门诊楼和住院部都很大,楼很多。我们在护士的带领下拐弯抹角的走,找到肿瘤科的住院部。那里似乎是一座小医院改建的。倒是比较安静、干净。一进门就交了押金5000元。我住的是三楼病房。整个楼房不大,一共五层,一楼有一个“电教室”、一个病人家属等候手术的地方,二楼整个是手术室,3、4、5层都是病房和医生办公室、护士办公室、小手术室、换药室、处置室和工作人员吃饭的地方。
一上三楼,先在护士办公室称体重、量血压、抽血,还签了好几张约定。保证不送红包、保证不擅自离开之类。。然后,我找到自己的病床,但前一个患者还没走,行李都堆在床上。似乎等着什么。我和妈妈只能一直等。每张病床只有一张凳子,我俩就站着等。下午,前一个患者走了,但床单被罩一直没换,上面都是血。我和妈坐在床上继续等。
换完被罩床单后,我才算安顿下来。我的主治医师也是男大夫,刚从手术台下来,叫我去统计了一下家族病史、治疗过敏史等等。叫我下午准备刮宫手术。
我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状态下接受了刮宫。这不是人流那样的彻底刮宫,而是要刮取组织去化验。但一样疼!虽然打了局麻针。。也是我第一次体验在男大夫面前脱了裤子爬上高高的内诊床,叉开双腿的感觉。幸好那时妈妈还没回家。术后,按医嘱,她得去门诊药局给我拿消炎药。而我,必须躺下休息。妈妈是个方向盲,任凭大夫给她怎么指路,也是转悠半天才找回去。。
第二天开始,爸妈天天早上跑来医院看我。给我带了饭。但不能吃。我还自作聪明的给自己预定了第三天的饭。其实,从手术前一天开始就不能吃什么东西了。只能吃白米粥—无渣食品。妈妈为了给我买白米粥,也费了一番周折。虽然所有病号术前都只能喝这个,但奇怪的是,医院周围那么些小饭店,却谁也不卖白米粥。医院里提供的餐食只适合医务人员和病人家属。而病人和家属们事先不知只能吃白米粥,没有准备。所以有的人就干脆一直饿着。妈妈找了一家肯用白米饭现给我熬粥的小店,说愿意多付钱给他们。但人家也没多收很多。所以,术后我能吃点东西的时候,妈妈总是去他家给我买饭。。
第二天一早验尿。上午我和妈去门诊那边拍X光片。足足等了一上午!都是住院患者。
然后回病房会诊。我听说给别的患者会诊时,第一个大夫刚捅一下,那个患者阴道里的血就喷得到处都是,吓得第二个大夫没敢再碰她。而她由于过于肥胖,爬上诊床时还跌倒了。。不过据说年纪轻轻的她情况不好。原本只是想要孩子,一体检,就发现问题很重,怀疑是恶性的。她的手术时间最长,恢复得最缓慢。术后一周居然还带着尿管!不过,她那个身型瘦小的丈夫可不一般,把她推出手术室,抬上病床时,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抬的。有其他老太太帮了一下手而已。。
为了健康,还是不要太肥胖吧。。
给我会诊时,也是进来一批大夫,是主任带着实习大夫。只有俩大夫(主任,都是男大夫)简单内检了一下就叫我下来了,因为我也流了一地血!可能是刮宫手术后血一直没止住。。
然后,我和妈妈,其他翌日手术的患者及家属一起去一楼示教室听护士讲术前术后的注意事项、分发药物等等。还去医生办公室签了几份协议。妈妈什么时候和麻醉师签协议我不知道,只是后来听妈说,麻醉师的话把她吓得不轻。。就是那些万分之一几率、有死亡风险之类的话。。
后来被护士叫去楼上备皮。用的是自己提前在医院卖店买好的手术前用品。
午饭后(白米粥),喝四大瓶泻药(2000ml)清肠时,喷射状呕吐,把临床大姐的被褥都喷上了,还满地都是。妈妈和那个大姐的儿子一起换了床单被罩。但我还得继续喝。在泻了5次后,当晚八点还灌了肠。又泻一次。妈妈晚上走前替我安排好了翌日手术后的护工小L。她当时在护理其他病人,但还经常过来看看我的情况。
十点后连水也不能喝了。晚上,得了两片安眠药。这是手术患者的特殊待遇。
第三天一早,我就把衣服反穿,头发梳成两个编辫。(还需要把金属物品全部摘掉)。在忍渴挨饿了十几小时后,打了一个葡萄糖吊瓶。奇怪的是,加上术后,我饿了那么些天,居然没有饥饿感,或许是吊瓶补充营养的关系。。
妈告诉我,今天我手术,爸一早起来就满面愁容的对妈说,今天我小大宝要遭大罪了!爸一辈子经历过无数台手术,生死看的很多,各种科目、形式的手术也都历历在目,但现在老了,心理明显脆弱,而且,最主要的是,我是他的女儿。。

中午,我被护士告知去一次厕所。然后带着手术备品--中单(薄尿垫)、塑料袋乘电梯到二楼手术室。那时,爸妈同时被导引到一楼家属等候室。一进手术室,护士问了我的血型、体重之类,(其实,住院期间几乎天天验血,至少抽了二十管血,哪里会不知我的血型。。)告诉我,脱了裤子,用中单裹住下身,换拖鞋进一号手术室。那里好大!全都是钢门手术室,能有十几间。而且每个手术室都能容纳至少两个手术台。
进了冰冷了钢墙手术室后,把中单铺好,躺在窄窄的台上。麻醉师开始检查我手背上埋的吊瓶针是否能用。否则他还要重新再扎。然后有人给我两条胳膊绑好,估计一侧胳膊绑了血压心肺之类的监控仪。可能是麻醉吊瓶接好了,也许是护士放我脸上的呼吸器有麻醉作用,我只听麻醉师说“赶紧给楼上打电话,叫下来吧,我这里用不了两分钟”。。
然后,我就一睁眼,半夜了。。
术中术后的事,我自然是不知道。只听妈说,大约俩小时后,喊她上二楼手术室门口的小窗台边看我身上抠下来的一堆瘤子。然后医生又举出来一堆烂肉一样的囊肿。爸爬楼梯实在太慢,根本来不及看,妈妈自己看的。后来,妈说心里没谱了,怕我的囊肿是恶性的,那时医院方面也在做病理检验。等结果出来后才能决定是否继续一般性“肌瘤核除”手术。妈给在大连的我的表哥打电话,人家很快就赶来医院了。后来检验结果显示我长的肌瘤和囊肿都是良性的。。只是尺寸太大(最大号20cm),刀口小(15cm),医生在里面把囊肿和大瘤子切割后掏出来的。
护士把我的手术床推进病房后,据说是四个人抬我到病床上的。有表哥、表嫂、护工和妈妈。(后来我问小L,大家抬我时,我没光不出溜的吧?小L说,她都帮我把重要地方挡上了。。)
而我,对一切都无所知,但肯定术后确认我苏醒了才把我送出手术室的。也许医生叫过我,我也回应过,但一点没印象。包括表哥表嫂都去医院抬我了,我也一无所知。心肺监控仪和吸氧器带一整晚。迷迷糊糊的几次醒来都是半夜,小L几次起来看我,用勺子沾点温水给我润润嘴唇。第二天醒来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嘴唇干的都起皮了。。据说,手术室里麻醉过去后,要给我嘴里插管子。所以有人术后嗓子痛,而我,就是嘴干、微咳。也不知半夜是否打吊瓶,反正术后第二天,我扎了12个吊瓶、第三天10个、第四天以后每天也是5、6个吊瓶。
原本我恢复得很快,术后第二天下地走动,拔了导尿管。但可能尿道肿胀,白天打的吊瓶水分都留到半夜排,起夜五六次。每次都要小L抱我上下床、扶我走去厕所,铺上自带的便圈垫。。。
也许是麻醉造成,也许是吊瓶造成,我术后一直全身浮肿。从脸肿到脚。吊瓶一般除了凉点,没啥感觉。就是两天后换手背扎,那个埋针比较疼。左手背上埋针进药的地方,现在还有一个大包疼着。又过三天,换成扎在胳膊肘内侧埋针,我一开始不敢弯曲胳膊,但护士有经验,那针头看着正埋在胳膊肘内侧,但其实不影响胳膊弯曲。有的护士给我换吊瓶冲管时,很痛,但多数护士操作这个动作都不疼。最疼的吊瓶当属含钾类药和缩宫素了。我连打吊瓶再加上肌肉注射(屁股针)每天都要打两三回缩宫素。我从两岁时起打针就特别勇敢,从不哭,也不知道疼。现在感觉扎屁股针和蚊子叮一下差不多,几乎没感觉。就是这个缩宫素针!真的很疼!药物注射进皮下后,疼痛就开始加剧,一直能疼一个多小时。。
术后本来恢复很快,可惜第三天开始发热。人马上就蔫了。。而且从住院第一天开始,我就一直头疼欲裂。诱因是门诊大楼的喧闹污浊的环境,但后来,即使术后一直挂着止痛泵,伤口从未疼过,头也是一直疼。尤其躺着时,一鼓一鼓,像要炸开一样。自带的头疼药也不管用了。估计是缩宫素收缩血管有关。因为头疼是脑血管痉挛,应该舒张。后来头疼原因更复杂了,因为我一直发烧。。
术后我很快就排气了,然后可以喝点藕粉(要求是无糖的)。还是小L有经验,她每次给我冲1/3袋藕粉。但即使这么少,我也还是呕吐过。胃肠长时间没进食,不能一下子容纳很多食物。
发烧的时候正是周末,我的主治医生不在岗,值班医生是另一个女主任带着一个年轻的男大夫。为了检查我的炎症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俩又给我做了一次内诊。刚开了刀,我在小L搀扶下爬上高高的内诊床。医生用棉签从我体内沾点血出来,要做培养皿实验。然后又给我做了个肛诊。因为我又喊屁股疼!屁股疼的症状开始于发烧之后。其实是子宫抽筋的那种疼。一般子宫的疼痛反应在小腹,但有时月经期间会偶尔感到屁股疼,也就是子宫收缩。但只是一时的。这回,疼了整两天!不能坐、不能站、不能仰卧,总之屁股疼是把我折磨坏了!
神奇的是,拔引流管那天,管子从我体内一点点拔出,里面气流变化,腹压改变,屁股居然再也没疼过!
术后,我身上挂着三个袋子,尿袋、一个皮下引流球、一个子宫引流袋。小L定时把我的各种引流倒出来交给护士。测量各种引流液体量。
我发烧除了打消炎药以外,还需要大量喝水。每天喝两到三暖瓶水。可是每到下午,上厕所就变得困难,挤不上去。每天都有多台手术,术前患者都需要腹泻一番。。有时,小L就带我乘电梯去四楼五楼的厕所。四楼坐便都被人砸破,而五楼的厕所最干净,可进出的人都是光头。。五楼是放化疗患者聚集地。。
虽然出院前在调查表上“环境”一栏选了“满意”,但其实只能说是“一般”。因为厕所卫生不行。一到晚上满地都是水,不论岁数大的人还是重病患者,都容易摔倒。我一起夜,小L就得掺着我,生怕我跌倒,因为我烧得糊涂,身体虚弱,头晕目眩。。一身大汗也得给我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才肯带我去走廊。。还有,厕所里的垃圾桶永远都是快要满出来了,全都是患者家属扔的剩饭剩菜,不仅浪费严重,而且看着非常污秽。。听说,有人还目睹了清洁大姐在开水炉的槽上涮拖布。。那个打扫三楼的大姐是典型的劳动者形象,矮胖的身材、红扑扑的脸、说话粗声大气。她和我的护工熟络。她说自己出来工作完全为了锻炼身体。估计她应该是退休返聘。但是,有两天早上,七点来钟,她跑到我病床前大呼小叫的冲我的护工投诉,咒骂,说厕所里有人扔矿泉水瓶、有人把米饭倒进洗手盆里了。。农村人脏死了,干这种事的人早该死了!全死光了才好!等等。。。我天天头疼欲裂,被她大呼小叫,实在受不了。病房是养病的地方,即使是饱受各种骚扰折磨的我,也受不了这样的吵闹。更何况,小L就是农村户口。。那个大姐说自己血压不高,我不信。要不就是平时没脾气,一看到我就有脾气了?!我也认为做那些事的人不像话。但既然大姐选择了这个工作,就不能过于挑剔。什么人没有?包括故意找事想惹怒她(我)的人!她无非想通过在我和小L面前大骂来发泄她对自己领导分工不均的不满。或充分让我知道中国人的无道德。任何领导都是人,而且水平也不同。不可能做什么都无可挑剔。既然这个清洁大姐认为自己的楼层活多,自己比其他楼层的保洁人员累,就应该侧面或正面反映给领导。和领导应该随时沟通。既然这个工作不是为糊口,而是为锻炼身体,我觉得,打扫卫生也要尽职尽责,要热爱、要彻底。比别人干的多,那就当作锻炼身体好了。反正,我干活,不论累不累都不会糊弄。比如,在开水炉的槽里涮拖布就不对。恶心。我曾亲耳听见隔壁床后来的大姐说,自己泻肚跑厕所时没憋住,拉在便座上了。。这样每天迎接大量腹泻的厕所,一定得打扫很多次。也不能嫌脏、累。
确实,四楼和五楼的厕所都比三楼干净。也许真是病号少,或是病患的治疗方法不一样等等。。
没准,我的发烧和厕所里的大肠杆菌感染有关。。医院没给我培养皿实验结果。。
爸说,我的发烧症状有点像大肠杆菌感染。。

但妇科肿瘤医院的住院部厕所里水龙头居然流不出温热水,倒是很不便。只有凉水。

我住院时间较长,11天。别人大都是一周。因为我手术较大,而且术后感染了。我一开始的病友是俩大姐。都是金州人。都有个20多岁的儿子。她俩都比我手术早。窗边的大姐每次给儿子打电话时都叫“宝宝”,她24岁的络腮胡宝宝也是对母亲照顾有加,每天来看她,送饭(他爸做的),还总给母亲查各种对妇科好的资料。暖男一个。中间床的大姐说,她把儿子当女儿养了。。
中间床大姐老公在她术后一直陪护。尽管不会干,不专业,但也尽心尽力。他和儿子轮流护理,他值夜班,儿子值白班。20多岁的男孩能在母亲病床边坐半天已不易,尽管是在打游戏,他妈也高兴。因为人家手术也小。。
后来,我手术,中间床大姐就时不时的引诱我吃点水果、排骨之类。但其实我不应该过早吃那些东西。小L严格控制着我的饮食。但是馋哪。。
窗边大姐出院后,进来一个34岁的女人,也是金州人。她妈妈总陪着。她住院当晚,她爸爸举着一大束鲜花意外出现,而她对爸爸一阵大发雷霆!病房里很少那么吵,她的骂声把我吓了一跳!其实她也是好意,她给父母订好了第二天早上的嘀嘀打车来医院,没想到她爸由于过于担心女儿,提前一天来了!病房里不方便住,只能住周围的旅馆。她爸愿意。她不愿意!
当她一再责怪父亲买花时,我说病房里放着花也好,好看又香。就放着呗。想想,我这辈子就收到过一次真正的鲜花。我爸爸倒是喜欢花,每每房前屋后有花就摘给我。也不管人家物业恨不恨他。。
也许,我在家里也这么对待父母---最爱自己的人。
她术后母亲一直陪床护理。她母亲应该也有60来岁了。睡眠还不好。但幸亏她女儿手术小,恢复得快。
最难熬的是中间床大姐之后的那个旅顺的大姐来之后。她长年被妇科病烦扰,丈夫陪着。他们其实挺可怜。生过一个孩子,后来夭折,她又得上妇科病。其实大夫在产检时就告诉过他们,孩子不该要,有畸形。但他们没听。脑瘫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俩月后没了。。所以,她四十多岁还没再生育。但她提前三天住院,任何行动不便也没有,她丈夫却早早就住了进来!三张病床的房间硬塞进六张床。病房里燥热异常,空气污浊,还不能轻易放空气。半夜我总睡不好,因为行军床一翻身就嘎嘎响,俩病号一上厕所就得陪护跟着。人越多病人越休息不好。他老婆还没手术,只是接受了一次刮宫,根本没必要从第一天陪护。住旅馆不贵,还能休息好些。他家根本不差钱,真不明白。。窗边床病友的父亲只要一进来,口臭味就弥漫了整个房间,小L贴心的放一块橘皮或橙子皮在我鼻子上。。这就是我的空气清新剂了。医生看见还问我,是咋了?
房间里男人越多越不方便。我的发热很多时候是半夜。小L给我擦汗、喂水等,人越多,也越受影响。小L曾做过恶性肿瘤切除手术,她很理解病人,而且工作非常认真、勤快。心态也好。

俺们病房里半夜咬牙放屁打呼噜说梦话的一样也不缺……。反正,整天顶着一颗快要炸开的头颅的我,没有休息好的时候。直到回家,现在也睡不好觉。住院时,问护士要安眠药,只给了一次,后来就骗我说没了。其实是怕我吃安眠药上瘾。但确实,术前我睡眠一点没事,术后、直到现在,我几乎没有哪天休息好过。除了身体上的病痛以外,不知是不是药物的副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